第十八章

齐民要术

第十九章

自给自足

第二十章

以农为本

第二十一章

农学经典

 

第六集 农桑

  宋人范成大诗云:“画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寥寥二十八个字,正可见中国世代农民辛勤劳作的身影,亦可见其何以志在耒耜的心态。

  早就明晓衣食之道必始于耕织的中国人,大概在黄帝嫘祖时代,便将发展农桑定为“本业”。从此,历代皆执行“崇本抑末”的重农政策,倡导“农为国本”、“食乃民天”的重农理论。以至于,春秋范蠡开田土,方削越王之耻,战国商鞅奖耕织,遂成奏王之业,始皇嬴政焚诗书,独免种田植树之籍。这些传统的思想、理论和政策,至今仍有其发人深省之处。

  农事不理,则不知稼穑之艰难。谁说中国农民只会面朝黄土背朝天?精耕细作、嘉种驯化、多种经营、地力常新……中国农民无疑比谁都谙熟农桑。即便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也是在量地之利与顺天之时,最是至诚无伪。不从这样的角度着眼,很难设想在我们这个自古土地类型多、耕地面积少的国度,亿万炎黄子孙如何解决温饱问题,更难以理解农学经典为何在中国出现得最早,并且一向蔚为大观。

  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农业,不但表现出中国人善于围绕国计民生创造奇迹,它同时也在影响和制约着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走向。古人称“务农桑,足衣食,此礼义之所以起,孝悌之所以生,教化之所以成,人情之所以固也”,就是这个意思。当然,与工业、商业乃至游牧业相比,由于农业生产基本上是静态的,在这样的环境裹不免培养起悠久的意识。从消极方面看,悠久意识容易造成因循守旧、恶动恋静的滞后心理,不利于社会的变革进取;但从积极方面看,重经验、重传统的悠久意识,又有利民族文化遗产的保存和文化精神的传承。

  这是多么有趣的两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