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大禹神功

第十六章

灌溉之利

第十七章

舟楫之便

 

第五集 治水

  在世界各古老民族的神话传说中,几乎都有洪水如何袭击人类的故事,内容无不凄凄惨惨。这是否意味着在人类启蒙之初,对自然灾变所表示的恐惧和无奈?

  华夏洪水之险恶,亘古闻名天下。典籍中屡屡出现“汤汤洪水”、“浩浩滔天”、“人为鱼鳖”的记载,很难推想那是多么可怕的情景。然而,我们的先民并未被洪水吓倒,也没有逃到“诺亚方舟”上去残存孑遗,而是临难忘身,展舆图于指掌,殚精神于河渠,溯委寻源,杀流分势,始终与洪水进行不屈不挠的抗争。

  何惧天公作孽,神州永不陆沉。在中国人看来,河之攻我者有限,我之守河也无穷,以无穷防有限,蔑不胜矣!况那水性就下,则有疏有濬有塞,泥沙重浊,则填淤肥美,一旦使得其用,可以挽凶而为吉,化瘠以为沃,岂能徒见其害而未见其利?

  所以,“水利”一词在两千年前即成为中国特有的专用名词,迄今为任何外文难以准确翻译,颇耐人寻味。而治水领袖大禹被拥戴为政治上的领袖,治水的同时促进了中国第一个上古国家的建立,以后历代在水利上有贡献的人,也纷纷受到崇敬,则昭示着我们这个“水是龙世界,云是鹤故乡”的国度,对于兴修水利这一上关国计、下奠民生的事业,该是何等重视。

  自从盘古开天地,茫茫九派流中国。它们浸透着历史上亿万中国人民的血和泪,又无愧是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生命线,真可谓希望与恐怖交织,恩赐与凶险同在。论功谈罪,尚何言哉?也许正是从这种莫测与有为相互消长的命运的二重奏中,先辈们饱尝了江河的发难之苦,更获得了江河的灌溉之利和舟楫之便。

  思索,是否就从这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