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

石斧拓荒

第五章

大漠遗存

第六章

泽国流韵

第七章

华夏定鼎

第二集 启蒙

  大约距今八千年以前,华夏古文明初露曙光。

  中国真正实现政治上的大一统,始自秦汉。但在此前一千多年,商汤伐夏桀时所作的《汤誓》中,便有“东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口:奚独后予”之语。这固然是在鼓吹应当以商代夏的与论,不过,那种毕竟存在的因仰慕先进而不异忍受征伐的趋同心理,又反映了什么?

  虽说是八方各异气,千里殊风雨,当年遍布于神州各地的华夏先民,无论在河洛关中石斧拓荒,还是在北方大漠逐水草而迁徙,抑或在南方泽国渔猎稻作,皆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显意识或潜意识,看来是共同的。这就决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母体,在新石器时代初期,即出现以中原文化圈为花蕊,以燕辽、甘青、山东、江浙、长江中游等文化圈为花瓣的所谓“重瓣花朵式向心结构”。正是这种史前文化多元性统一的独特结构,不仅制约了中华民族形成与发展的合理格局,同时赋予了它维护自身和谐与团结的永不衰竭的生命机制。

  在此格局和机制上萌生并发展起来的中国传统文化,矫若游龙穿大壑,曾经多少次以其异乎寻常的凝聚力,顽强地把中华民族引向大一统;曾经多少次使得后来日益扩展的中外文化交流,不管其规模有多大,都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影响中国历史的发展,而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华民族的特性,更无法摇动以汉族为主体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基础。

  抚今追昔,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创造自己的中华民族的回报,实在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每当想到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生生不已,每当想到中国一直作为一个极其稳固的实体屹立于世界东方,每当想到先人在历史所提供的巨大时空裹演出如此永不落幕的华夏文明,我们这些深受其泽惠的后世子孙,自私能不感念最初的伟大启蒙呢!